走进梧州历史

走进梧州历史丨《梧州新名片》第十一集:《开府梧州 总制百粤》
发布日期:2020-06-09 16:32 | 来源:梧州广播电视台
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,梧州以其独特的地理优势,一直都是朝廷联系统治岭南的重要中心城市。明代中期,外忧內患,明成化五年(1469年),明宪宗皇帝钦定在梧州设立一个中央政府的派驻机构:总督府、总兵府、总镇府,并派大臣韩雍担任总督。这是中国历史上设立的第一个总督府,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中央政府向地方政权钦派的机构。三总府的旧址位置就在凤凰台,也就是今天的东正路、东中路及建设路一带,堂堂的一个三总府,在五百多年后的今天,还有什么彰显其身份地位的东西留下来呢?这期的《走进梧州历史》之《梧州新名片》就来说一说当年威震四方的三总府。

  三总府是明代在梧州设立的两广总督府、总兵府和总镇府的合称,亦称为三府。总督是朝廷派驻的京官,巡抚地方,负责中央与地方权力的协调,有军事则总督军务,总督府相当于中央政府办事处;总兵负责指挥军队的训练与作战,总兵府相当于中央政府的大军区;而总镇,由镇守太监担任,负责监督,总镇府相当于中央政府监督机构。总府是三府会议集中议事及号令发布之所。

 

  据清代年间的《苍梧县志》记载,三总府始建于明成化六年(1470年),于明成化七年(1471年)落成。“三总府”设于梧州,并非只记载在志书中,最有力的证据源自梧州市区河东片区出土的两只“石龟”文物。1977年,从梧州市第一幼儿园的基建工地上,挖出了一只巨型石龟,石龟重约8吨,长3.1米、宽2.1米,出土时,龟背上有一块长2米、宽1.2米的石碑,虽然石碑有点残缺,但是根据石碑上剩余的文字,梧州的考古专家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!结合《苍梧县志》上的记载,专家们确认这块石碑为“总府题名碑”,明代正德五年(1510年)所造,所刻内容为《总府题名记》。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2002年4月27日,在梧州市东正路56号工地上,也就是发现第一个石龟的附近,同样出土了一只巨型石龟。石龟长约3.3米,宽1.8米,高1.2米,重11.56吨。据考证,这只石龟同样是明代所造,背负着的石碑上,有明代两广总督韩雍于明成化六年(1470年)所题《建总府记》。从碑文上判断,此石碑要比“总府题名碑”早40年。这两个巨型石龟,无论是尺寸大小,还是造型模样都颇为相似,甚至出土的地方都只是相隔数十米,那么它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呢?

 

 

梧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彭志创

 
 

  “大石龟就是我们传说中龙生九子的第六子叫‘赑屃’,‘赑屃’它特别能负重,一般作为碑的底座,这对石龟原来是在总督府的正门,后面斗转星移,总督府都被毁了,为什么它能留存至今呢?我们初步考证,第一它是石质构成的非常重,不可能移动,第二后面由于山体滑坡就把它埋了。直到上世纪70年代和二十一世纪初才得以发现。

 

  明成化五年(1469年),由于当时两广盗匪猖獗,明宪宗皇帝钦定在梧州设立中央政府的派出机构:总督府、总兵府、总镇府,剿匪有功的韩雍任右都察御史,总督两广兼巡抚。

  总府为明代在各省区设立的军政机构“三府”集中议事的地方。据史书记载,梧州三总府建于明成化六年(1470年),驻地在凤凰台,总督府由两广总督韩雍担任;总兵府由勋臣平江伯爵陈锐挂“征蛮将军印”出任;总镇府由太监陈瑄担任。韩雍曾为此撰写了一篇《建总府记》,刻碑立在当时的总府衙门。三总府建筑布局,以总督府为主体建筑中心。总督府在城内东北土阜上,为城内最高点,总兵府在总督府右、总镇府在总督府左,三府会政厅在总督府前。在三总府周围,还广建厅堂楼阁,亭台轩栩。这些建筑群,勾连错落,规格宏大,富丽堂皇。总督府正堂门前有楹联曰:开府梧州,总制百粤。在大门两侧,左为开府碑,右为题名碑。在大门前还建有牌坊,南坊曰:节制两藩;东坊曰:岭海肃清;西坊曰:民物康阜。五十三年后,即嘉靖三年(1524年),三总府再次由右都御史张枫重建,撰《重修总督府记》,作者是广东状元伦文叙的第二个儿子进士伦以训。嘉靖四十五年(1566年),两广总督由梧州改治广东肇庆。

 
 

  主持人陈文静:其实当时在梧州还有一个地方行政机关叫‘梧州府’,如果说三总府是朝廷派驻的机构,那么‘梧州府’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地方政府,它设在现在民主路一带,管辖大约十个县的范围。不过梧州府管辖的范围以及影响力,与直属中央的三总府相比,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三部府的权力大了,官场的纷争随之而来,这就给朝廷出了一个难题,既要相互制约又要戮力同心,谈何容易?

 

  《总府题名碑》由明弘治年间状元伦文叙书写标题,兵部尚书湛若水作跋。碑的正面,刻着明代六十一位驻梧的总督、总镇和总兵的名字,名下都注有籍贯、出身、勋衔及出任时间。湛若水的《总府题名后跋》,则记载着设碑的经过。令大家疑惑的是,《总府题名碑》上把六十一位官员的名字全都刻了上去,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更深的含义吗?

 

梧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彭志创

 
 

  “这块碑叫“总府题名碑”,是明朝的兵部尚书湛若水去安南(今越南)视察的时候路过梧州,宴请了梧州的官员共同刻制下的一块碑,湛若水到梧州的时候,看到梧州的官员不你的开府时那么团结 相互支持,所以他就通过宴席,宴请的方式,并请了状元伦文叙写下这块碑,把官员的籍贯和他们的名字都写在上面,以警示作用,通过这块碑达到了提醒官员要互相支持 精诚团结 共建一方而努力。让后人来评说他们的功过是非,同时也监督他们共同做好各自的工作。所以这一块碑,我们可以作为古代廉政教育的一块实物,也见证了梧州作为总督府的一个强盛时期。  

 
 
 

  现在,这只石龟和《总府题名记》石碑移至龙母庙展示,另外的一只石龟和“建总府碑”被放在白鹤观内展示。这两个石龟和石碑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,进一步印证了梧州在历史上是一个军事重镇。从明洪武元年(1368年)至嘉靖四十五年(1566年),桂江两岸及西江南岸都驻有重兵,来梧州做生意的商人也很多。为解决交通之便,明成化七年(1471年),两广总督韩雍和太监陈平等筹建浮桥横跨桂江,用优质生铁分为16段,铸造4条浮桥铁柱。铁柱深竖在桂江口两边岸上,每边2条,各用2条铁链相连,再用木船56只系在铁链上。这样,铁柱系铁链,铁链系木船,一座浮桥便出现在桂江水面上。万历二十三年(1595)在系龙洲下牛金石上建苍龙浮桥,使梧州三江六岸连成一片。因此,《梧州府志》说:“梧州两广之大都会也”。随着三总府的设立,梧州还出现了许多配套的軍事设施。总督韩雍、总兵陈锐两将军辟地建造的阅武场,纵横数百步,韩雍还在梧州城外分设六关以扼要冲。江防之险,梧州为最,并在桂江设有水师营。到了清康熙十三年(1675),原明总兵吴三桂降清后又反叛,梧州几度被叛军占领,三总府在战乱中被烧毁。阅武的古校场也随之荒废。梧州三总府辉煌的日子终于在沧桑的岁月中黯然消褪,退出历史舞台。

 

梧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彭志创

 
 

  “三总府在于梧州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,首先它对于维护国家的国防,维护国家统一以及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,尤其是在贸易上,由于三总府的建立,它保障了航道的畅通,同时也让我们对外运输和贸易也得到了发展,为我们后续,梧州成为‘百年商埠’奠定了丰厚的基础。”

 

  现在,重建“三总府”项目是市委、市政府重点推进的重大项目。项目以“开府梧州、总制百粤”明代三总府文化为核心脉络,主要建设两广总督府、两广总兵府、两广总镇府和总府的府衙等建筑群落,辅以“博”与“览”多业态综合商业建筑群落,构建整体文化旅游博览区。根据《三总府规划项目》,梧州市“三总府”文化旅游博览区项目位于百花冲地块,总用地面积约5.4万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约2.9万平方米。规划图显示,“三总府”项目北邻西竺园,南邻北环路小学,东邻北山水厂,西邻北环路。重建后的“三总府”坐北朝南,居高临下,大有当年天子行狩,总制百粤的恢弘气势。

  “三总府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中央政府向地方政权钦派三把尚方宝剑、代天子行狩的机构,两广总督府更是历史上第一个总督府,有着极高的历史地位。重建两广三总府,将展示梧州市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留下建城2200年的印记,这也是市委、市政府这么重视的原因。三总府项目建成后,将成为梧州文化旅游的又一品牌。

 

记者|陈浩 李永峰 潘起 元宏铭
编辑|谢宝民
审核|莫丽标 覃蛟龙
监制|周春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