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梧州历史

【走进梧州历史】《人杰地灵话长洲》第五集:泗水之洲 宜居宜游
发布日期:2019-12-03 23:15 | 来源:梧州广播电视台
 

  清朝长洲进士李璲曾驾着小艇,到泗洲游玩,并赋诗一首,其中四句是这样的:夕阳诗里树,秋水画中船。红白云霞影,青黄橘柚天。眼前这个令人向往的小岛,令平生爱游赏的他,“不醉亦陶然”。今期的《人杰地灵话长洲》,让我们在历史和现实之间穿梭,走进如诗如画的长洲区泗洲岛。

 

  民间有这样的美好传说:品字三洲,不出将相也封侯。泗洲,是浔江上品字三洲的第二大洲。如果说长洲是龙,泗洲则是凤。人们把长洲岛和泗洲岛之间的河湾,称之为龙凤湾。以前,梧州举行15公里超长距离龙舟比赛,就是从龙凤湾开始放龙。在泗洲洲尾,有一个自然村,就叫龙湾村。在梧州的龙舟比赛历史上,泗洲龙舟是一支劲旅,从来不甘人后,多次力拔头筹。在河之洲,龙凤呈祥。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精神,造就了不一样的泗洲。

  泗洲,也叫泗化洲,位于长洲岛西南方浔江中。东西长1.5 公里,环岛周长3.6公里,面积5.75平方公里。由于四面环水,俨然天然的护城河,历史上,这是躲避战乱的理想之地。也由于浔江盛产各种鱼类,洲上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这里自然成为人们立足的宜居乐土。

  俗话说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泗洲有一特殊群体——水上居民,他们“以舟为室,浮家泛宅”,在浔江河段以捕捞河鱼为生。他们日出而作,一棹渔艇,放逐中流;日落而归,渔歌唱晚,鱼儿满仓。

  长洲区史志办公室工作人员周广熙:我们身后的小艇,它的形象就像鸡蛋壳的半边一样,俗称就叫‘疍家’。解放前,泗洲岛的‘疍家’有个习俗,疍民们上岸的时候不准穿鞋,也不准上岸通婚,所以他们都集居在河边。解放后党和政府关怀他们,将他们组成了一个渔业队,所以大家都看到他们集居在这里。在政府的领导下,他们的渔业发展得比较好。

  相传岛上多数居民的祖先,于明朝中期从湖南长沙迁徙而来,在此繁衍生息、安居乐业。为纪念祖先,他们建起了众多宗祠和庙社,岛上庙与社总计约有30多个,现存最古老的陈家祠有600多年的历史。

 

  岛上的青山庙,更是远近闻名。

  庙里奉祀的是唐朝五相侯王徐懋功、魏征、程咬金、秦叔宝、尉迟恭(俗称五位朝官菩萨)。据史书记载,唐贞观八年(公元634年)鄂国公尉迟敬德奉旨巡察梧州,问民间疾苦,施朝廷恩泽。尉迟恭在梧州的行踪,方志没有记载,或许他踏上过泗洲呢。不管怎样,对尉迟恭等有功之臣的崇拜,体现了泗洲人崇尚建功立业的家国情怀。

  青山庙大门楹联曰:“青简流勋衢歌巷祝,山川毓秀人杰地灵”。此言不虚,泗洲人一直有尊儒重教的传统,人才辈出。

  在各个历史时期,随着社会的发展,泗洲先后出现了私塾(书房)、蒙馆、新学等不同的办学模式,对儿童进行启蒙教育。

  长洲区史志办主任关冠明:“泗洲岛是很宜居的地方,明朝初年,来自湖南的陈永业在梧州当官,住在当时的三角嘴,后来他认为离市区太近了,后代容易引起奢侈之习,就到处考察,后来发现了泗洲岛四面环水,非常宜居,离尘不离城,所以就选在了这里定居,这里也叫‘书房地’,就在这里建立书房,教育他的儿子和一代代的后人,所以现在这个地方还在叫‘书房地’。

  陈永业被称为“湖南大人”,现在泗洲还有“胡南祠”纪念陈家祖先。陈家的书房地,明万历年间培养出了个举人陈尧典,他是陈永业的十一世孙,陈尧典官至北直盐运使,其为政清廉,曾整顿盐政,清弊堵漏,诰封通议大夫。

  到了清朝和民国时期,私塾逐渐迭代为蒙馆和新式小学。由“泗洲乡国民基础学校”发展起来的泗洲小学走出了一位抗日将军郭遇吉。郭遇吉1918年至1939年间,在泗洲小学、苍梧中学就读,后考入广西大学、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。抗战期间,任国民党汤恩伯第三方面军炮兵团长,人称“郭大炮”,参加长沙保卫战和芷江战役,因抗战有功获嘉奖。

 

  说到泗洲,不得不说的是青山庙会和下俚文化。

  据考证,青山庙的立庙时间可追溯到南朝,至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,期间几度湮灭,几度重建,所祀之神灵亦有变更。而下俚,则是因青山庙而诞生出的民歌。到了明代,每年正月十五举办青山庙会,迎神出游,唱下俚歌,成了洲人惯例。这风俗文化一直延续到今天。下俚歌于 2014 年被列入“第五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”。从2012年开始,长洲区党委政府已连续举办了八届长洲镇下俚文化节。梧州元宵节氛围最浓的地方,就在泗洲。期间,庙前灯火璀璨,岛上接踵摩肩。

  下俚歌是楚国民歌“下里巴人”的遗存,其特色乃曲调中带有“下俚”二音并反复吟唱,是楚文化的活化石之一。下俚歌曲调简单而情调婉转,深受洲人喜闻乐见,从开始的菩萨游歌发展到生产生活中的娱乐闲歌。进入新时代后,下俚歌与时俱进,人们争唱“太平下俚”,宣传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成了下俚歌的时代主题。

  进入新世纪后,随着长洲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,其大坝横贯泗洲的尾部,公交车开到了家门口。洲人从此告别了靠舟楫出行的历史,也为擦亮泗洲这一浔江上的明珠提供了历史机遇。在上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,团结一致的泗洲人紧抓天时地利,从此组合打出“文化强村”和“生态乡村”两张好牌,生态文化村“蝶变”成了旅游岛,田园牧歌式悠闲的乡村生活,令人趋之若鹜。

  泗洲岛整体位于长洲水利枢纽库区之内,独立洲头,江天浩瀚,可领略到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美景。长洲区党委政府乘势而为深挖旅游资源,打造江岛文化休闲旅游胜地。环岛公路、下俚文化广场、游艇码头、洲头观景平台、莲花塘、农家乐、民宿一条街等设施相继落成。

  长洲区史志办公室工作人员刘钊林:“现在政府主打旅游产业,就把泗洲岛全力去打造成长洲区的旅游景点,近年来也增加了一些红色元素,比如说长洲区的党史馆,文史馆,还有股改馆,这三馆开馆以来,来泗洲岛参观的人可以说络绎不绝。

  2015年5月,泗洲村率先开展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,村组集体成立合作社,村级集体成立了泗洲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,在实践中探索出“股权+旅游产业”的改革模式,让旅游经济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,村民分享到香喷喷的“旅游蛋糕”。

  2017年底,泗洲岛获评为广西四星级乡村旅游风景区。2018年,泗洲村获评为“全国生态文化村”。

  宜居宜游的泗洲,有下俚歌赞曰:泗洲美景冠三江,下俚歌扬珠宝藏。抱金拥银山水里,力争上游奔小康。

  绿水青山,就是金山银山。泗洲岛,俨然镶嵌在浔江中的一颗迷人的翡翠。

  入世须入道,离尘不离城。泗洲村,成了八方游客向往的打卡胜地。

 

记者|叶扬 陈浩 李永峰 元宏铭

编辑|谢宝民

审核|莫丽标 覃蛟龙

监制|周春波

社区图库
梧州生活百事通